首页 > 渔民文化

【读城记】汕尾港的泊船码头和出海通道时代周报

时间:2021-09-10来源:海洋文化馆作者:海洋文化馆阅读:

本文授权转载自【读城记】微信公众号(ID:DUCHENGJIPLUS)

等待下一个晴天,去海边

渔民的信仰,在于每天清晨的阳光。时代周刊记者李光摄

8 月中旬,南海开始捕鱼。广东汕尾渔港一片喧嚣,伴随着引擎的哔哔节奏,数百艘船只驶向茫茫大海。

汕尾上一次被世人称道,是出圈的民谣乐队五条,乐队主创来自汕尾。歌迷表示,他们的歌曲是爆炸性的,市场,带着粗俗的热情,充满了人间烟火。

在汕尾渔民眼里码头文化 渔民,烟花的灵魂来自渔歌。

时代周刊记者李光摄汕尾港船舶泊位和海上通道

这是一座渔港城市。渔民在歌声中出海,或满载渔获,或带着羽毛回家。不管结局如何,渔船摇摇晃晃地回到岸边,休息了一会儿,又赌了一辈子的运气,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大海。

这是一座海滨城市。 455公里的海岸线连接着令广东人羡慕不已。外地游客盯上这海景,地产巨头也盯上。高楼大厦越来越靠近海岸线,临近渔港。

世代狩猎和捕鱼的渔民进化成两栖动物。他们看到了从小渔村到城市的转变。 “80年代建城后开始填海,渔港后退100米入海。”曾经当过渔民的四哥指着渔港附近的一栋楼房说:“咦,那是渔民聚集的新村。”

渔民们下船上岸,但毕竟不太适应上岸。更不用说陆地生存所需的技能——计算机和现代手机应用程序,即使是合适的工作也是有限的。毕竟,大多数渔民没有受过多少教育。如果要在休渔期转为生产,效果不大。

回到大海,这一切可能不会好转。渔民变老,渔船变老,产量下降。

入夜后,汕尾港岸边热闹非凡。有的人在哼着流行歌曲,有的人在唱潮剧。时代周刊记者李光摄

渔港会消失吗?没有人知道,但渔民可能会消失。 “他们不让孩子上船,儿子在上海读书、打工,娶个老婆生孩子就好了,出海太危险了。” 64岁的渔夫苏博望着眼前的大海,叹了口气,他自己也受不了这种自由。

太阳照常升起

Subor 找到了一份不受暂停捕鱼限制的工作。

他在渔具船上工作。这艘船的马力为147千瓦,相当于一辆高性能的家用车。它可以容纳至少八名渔民,出海近两周。他们用钓鱼线和钩子打猎,收获比用拖网和围网的渔船少得多,不受捕鱼限制。

只要船长觉得天气合适,随时可以聚人钓鱼。

我上次钓鱼回来是在十多天前。捕到4000斤鱼,卖出1000斤来平息成本,剩下的3000斤都是利润。对于苏伯来说,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出海之旅。

六十岁的他,没有年轻时收获的那么激动。大半辈子都过去了,海上生活对他来说既平凡又充满危机。

如果下不去,渔民们有空的时候必须准备工作工具。图中的两个渔民(左右)是钓鱼用的吊钩。时代周刊记者李光摄

8 月 20 日一个普通的下午,苏伯将鱼钩挂在他的渔具船上,准备再次出海。

那是休闲钓鱼的 PLUS 版本。一捆80磅重的鱼线长约1000米。拉出线的末端并通过脚的拇指拉紧线。每6米装一个鱼钩,然后在两根竹签之间钩上鱼钩,钓鱼时方便挂饵。

这种捕鱼方式原始而传统——几乎是同一种鱼群,鱼钩很大,钓不到小鱼。

但船上操作不再那么传统。 “以前出海靠帆,拖网捕鱼靠人手。现在都是机械设备,机器一开,人就得不停地干活,很累。”

Suber 说普通话,有一个习惯性的结尾——“啊”。这是当地人切换语言时常用的感叹词,不是为了抒情,而是为了加深肯定。

他想表达对渔民海上作业受到陆地效率影响的肯定。

机器驱动的渔民一上船就会开始做他们的工作,就像陆地上的人说的KPI一样。

“出海后一整天都不能休息。比如早上七八点钓鱼,拖线几海里,九十点钓鱼,并完成捕获和渔具。钓鱼。“ Suber说,每个人在船上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船长也制定出海计划。他还需要看月光,判断洋流,根据水的颜色判断水温和咸度; 其他人要照顾引擎,有些人充当合作伙伴,有些人负责操作和管理渔具。

相关阅读
网友评论

海洋文化馆 Copyright @ 2021-2028 www.hywhg.com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1551191180@qq.com

网站地图